注册写博文
为什么那些人就那么野蛮,大家都来祭祖,不是应该平心静气去怀念祖先。这样的行为,在祖先的眼里觉得很光辉?还是你们祖先以前都是地主,要剥削人啊?可是放眼望去,那么多人都霸占着车位,似乎不是现在才有的事情了,都习惯了。如果我做出这样的行为,我觉得天上的爷爷肯定会不喜欢的,肯定说没素质,没教养,而且爷爷肯定会觉得没面子,居然做出这样的行为。你们的祖先又是怎么样的想法呢?来祭祖,就不要让你们祖先觉得没面子。
清明时节,这本就是一个附带着哀伤的节日,而在这个节日,小芷莹告别了这个世界,带着所有人的祝福,带着父母家人的哀痛,她走了,到了另外一个国度。从此,世上少了一张单纯的笑脸,天堂多了个可爱的小天使。
感谢上帝给予我们生命,珍惜生命吧,让我们一起为小芷莹送出真心的祝福,祝福她在天堂里能够快乐!
那时候,小山村里只有一季稻,那种长着高高节杆子的粳米。待一季稻子剪割晒干归仓后,自家儿经营承包的一亩三分水田里,便是最好的浇铸泥砖所用原料的去处。“别以为玩泥巴似的,看起来简单,其实浇铸泥坯砖可是个精细活儿,如果说好厨师下厨讲究火候,那么要浇铸好的泥砖,则讲究水候,水和泥浆的搅和度,也就是粘稠度,不得有丝毫马虎的……”

伯伯本不该属于这样一个残酷的结局的,为什么?为什么?为什么上苍会如此不公平地对待一个值得敬仰的人,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道?伯伯真的走了,伯娘哭累了眼睛,独自艰守着那些被伯伯曾经雕琢过的土地。仿佛在大山里,在大气层中,在那遥远的家乡云端。
 

“与君念载鴒原上,旧事依稀记尚新。”弟弟一直是我这个半病之躯晚年的一种寄托:我曾经想,到那么一天自己老去,我会有很多心事拜托于弟弟,我相信弟弟能够帮助我,虽然弟弟一直不善言辞,但是我知道弟弟能够为兄分忧。
 
 
时光就像砂纸,残酷地磨婆着我的天真灿烂,磨婆着他的高大威武,使他背负了最可怕的癌症,仿佛一夜之间身体就垮下来了,那种痛苦怎么折磨得让他那样憔悴不堪?他眷恋人世,应为他还有为两个女儿没找到好归宿,还没有看到我们长大成人,还没有尽孝道,还没有为兄弟姐妹操完心,可是、最终还是抵不过病魔,撒手人间。
如今,坟上春意渐露头角,荒草也发芽吐绿,如果他泉下有知,他会看到我们都好好的......
我想,不论是张国荣、陈晓旭、希斯·莱杰,抑或是作家三毛、徐志摩等等年轻便去世的才华横溢的人,或是前几天在微博上传疯的微博名叫“走饭”的患抑郁症,最后跳楼而亡的那个女孩子。再或是我初中时期时一个出车祸最后失去了如花般灿烂生命的女同学——这些,让我不禁想要感慨一句:“生命何其珍贵!”
想起《西游记》里面的一句话:一叶浮萍归大海,人生何处不相逢?悲莫悲兮生别离,乐莫乐兮新相知。

  往事的痕迹/让时光漫漫填平/摊开双手/握住曾经的沧海与巫山/天远地阔/七绝五言的唐朝诗人/让我们解读岁月片片/感谢先人庇护/才有今天的一片纯净天空/叩问苍茫大地/把思念化作冲劲/把追忆握成拳头/打拼出海阔天空/享受属于自己的风雨彩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