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写博文
改革不能栽树时来一次,秋天摘果子的时候来一次,总共两次。若没有中间的及时修枝剪叶、施肥除草,秋天的果子是肥不起来的,但又如果最后为了长相好点看上去肥美又猛下催化剂,那么更会让人吃了伤人伤本,催人夺命。 所言种种,只为一句:改革,请多一些开放姿态,多听一些基层心声,以改革诤言为凿,行改革修正之举,结改革硕果之实。
据说新规划的佛山新城,就在腾冲一带,将来的腾冲在城市化大潮的冲击下,能不能保持现在风韵仅存的景色,也是一个未知数。我们的造城运动,没有几个地方不是以牺牲历史和文化作为代价,换取所谓的“变化”的。愿腾冲能够幸免于这样的缺乏历史和文化视角“城市化”的摧残。

其实共产党员可以做得更好,在平凡工作岗位上做出不平凡的成绩来。对于党员来说,做事只有一个衡量标准,那就是要做就做最好,没有“过得去就好”、“差不多就行”,既然要做,就要做到让人无可挑剔。

  从蔣国珍、赵广军到钟南山到梁志毅,他们都是活生生的平凡人,却干出令人无比赞叹的成绩,这是多么的鼓舞人心啊!从他们身上我学到了做一名共产党员要勤俭奋斗、无私奉献,从姜部的讲座中学到了如何才能做到合格的共产党员、如何以最高的党性标准去要求自己。

作为城市经济、文化发展的主导者,政府在这个问题上无疑应该扮演“救助者”的角色。

  书店不仅仅是一个商店,更重要的,它是一道城市的“文化风景”,为城市带来文化魅力。倘若一个城市,没有了书店,或者眼看它们一个接一个消失而袖手旁观,那么,这种无动于衷其实是对文化的迟钝与对保护城市文化“地标”重要性的不知不觉。

   ★莫把“扶持”错当温柔“救济”

   ★洁儿荐书,必属精品!

最近,一老师问我:“在一年级下册语文课本《荷叶圆圆》中,‘美’字的写法是最后一横长,而字典是上一横最长的。我们该怎样教学生才对?”我认为,这个问题不仅是这位老师的困惑,还是更多学生及家长的困惑,为此,我答复如下:我认为,《荷叶圆圆》课文是“楷体”印刷,“美”字的书写应该以楷体字为准,也就是说,要把“大”字的一横写长些。字典上的字是“印刷体”,也就是宋体。字体发生了变化,个别字的书写就有了差异。

 

  现在,我的学生参加体育考试,普遍都在95分以上,拿不到100分还被同学取笑,但是,若我与学生比赛跑100米、200米,我肯定比绝大多数的学生跑得快——我是什么年龄,他们是什么年龄,他们几乎天天都要专项练习,但我几乎没有什么专门训练,唉……;其二,即使随时要我跑个400米,我也不至于累得倒在地上,喘气那么一分钟就能够恢复过来,但是,我们那些专门训练过体能的学生,跑个200米之后,就有不少脸色苍白,要人搀扶,有几个躺在地上爬不起来。
小时候,我多是寄养在外婆家。每当我睡觉的时候,外婆就会用一条棉布条绑着我的腿,怕我长成O型腿,虽然两边的家族都从来都没有罗圈腿的个例。现在每当夏天我穿上短裙,看到自己笔直的“秀腿”,我的脑海就会想起外婆曾经是怎样小心翼翼束着我的小胳膊小腿睡觉啊,绑紧了怕我痛,绑松了怕被我蹬开……

  舍生取义而壮烈牺牲者,多已轶名,化作繁星,煯煜千秋! 抱西江之钟灵,流后人之景仰。负凤岭之毓秀,聚先烈之英魂。伫立碑前,铭撰斯文。缅烈士之壮举,炳青史于万世。弘烈士之精神,亘日月而同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