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有桃花的桃花源



(网络图)


周铁株


  绵绵无尽的大山以凌厉的气势扑将过来,岭脉交错,路如盘陀,汽车掉进山的漩涡里在天地间挣扎,在高峡险滩堕落。冷硬尖锐的地貌挤压着我的神经,脑袋简直被弄昏了……

  又做梦了,这样的梦境巳出现过N次。

  我惊醒过来,发觉自已躺在一张舒适的床上,一间木结构的房间里,设施不亚于星级宾馆。这些天来,藏东雄伟的山峦把大家折腾得够呛,昨晚宣布今日休整一天,放松放松。

  房间后门外面,传来童稚的话语和笑声,我踱出阳台望过去,一棵大树下,小吴正带着女孩“心心”在树下捡什么,凭着我的辨识能力,断定是一棵核桃树,无疑她们正捡拾核桃。

  这座山庄开业不久,主体建筑是长方形三层木结构的藏式客房大楼,气派得很,前面是宽大的草坪,大门左侧矗立一座四层岗楼式建筑,雕檐斗拱,下大上小的藏式风格,首层饭厅,楼层将来开茶馆、咖啡厅和作休闲观景之用。山庄内有桃树、海棠等树木,多为一二百年老树。我在餐厅吃早餐时与老板攀谈,据说山庄有三位合伙人,租地25亩,年租金7万元,25年后产权全部归村委会。那位负责日常管理的老板年约五十,老是戴一顶草编宽檐帽,举止儒雅,他是山西人,在新疆做和田玉生意,又把商铺做到广东东莞,后来到此旅游很喜欢这里的乡风野趣,把东莞的生意丢给妻子,自已只身到此与人合股开了这家山庄,目前投资不足500万元,今后还要投入扩建。他还向我透露,开山庄目的不为挣大钱,而是太喜欢这里幽静的环境,很适合将来养老休闲。

  巴岗,意为地势较高的地方,巴岗村不大,位处深山老林。早几年,在广东援藏工作队扶持下,全村主干道实现了硬底化,各家各户门前都修了水泥路。由于这里传统遍植桃树,成了遗世独立的桃花源,当然与陶潜的《桃花源记》无关,尤其每到花期便吸引了远近众多游客,从而催生出不少农家乐,还吸引投资建起多座有相当规模的山庄,带旺了山村的旅游经济,使贫困山村一跃变成旅游胜地,村民收入有了可观的改善。

  跑了一圈回到客房,老刘巳经起床,我揶揄地问:“没什么事情了吧?”昨天晚餐他又是啤酒又是白酒把自已灌醉了,当时我巳睡下,忽见一群人嘻嘻哈哈把他架了回来。午夜,他嘟嘟哝哝跑来跑去把我惊醒了,原来他迷迷糊糊找不到洗手间。客房里除了有洗手间,还有行李间,他开灯一看怎么没有抽水马桶?我告诉他进另一扇门才是。见他狼狈的样子,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他自称老刘,其实不老,才四十多岁,高大健壮,这些天来只穿一件薄薄的单衣,蓄胡子,在头顶把头发扎成一条小辫,很酷的样子,整个的猛男形象。他很早就到深圳闯荡,开过工厂,后因不景气而倒闭。

  “你可以东山再起呀!”我有点惋惜。

  “我巳经三年多没工作了,就开着车到处跑,游遍了大西南。一去就几个月,光是西藏就去了两次。”

  “是什么原因改变了你的人生轨迹?”

  “因为得过一场致命的大病,在医院躺了两年,眼看病人一个个去了另外一个世界,我因此把生死荣辱都看淡了,看轻了。拼命挣钱为的是什么?还有什么意义?”

  他点上一支烟狠狠吸了几口,烟雾把他的脸面笼罩住,分辨不出他的表情是痛苦、思索、还是漠然。

  我戏谑地逗乐,说:“你现在的生活不是更潇洒?还艳福不浅哪……”

  “哪里哪里,我们只是朋友,顺便带她们到西藏走走看看。”他辩解道。后来听说,那两位美眉是要付点费用的,交汽车加油费和路桥费都要钱,食宿则AA制。这理所当然,只要双方同意又不犯法,即使老刘能从中赚点小钱亦无可厚非,世间哪有免费的午餐?更何况,女孩一般比男孩胆量小些,少有人敢于独自上路。

  上午无事,才有了我与老刘以上的一席话。10时,说是山庄派人领我们去附近的岗云杉林景区。

  景区内原始森林蓊郁,以岗云杉为主,林木遮天蔽日,几乎把每个空间占尽了,人在林中走,如同进入了幽暗的地下隧道。我感兴趣的是青岗树,这种树算不上高大,树身和枝叶像极了梅树,树干布满一块块淡白色的地衣,梅花一样好看,而树萝偏喜爱在青岗树上附生,丝丝缕缕淡青色的树萝垂吊下来飘飘拂拂,灵仙之姿如梦似幻。我们踩踏着脚下伸展的路,眼前豁然开朗,那是一个湖,因是枯水期湖面不大,湖滩成了大片草地,湖的对岸马群在安静地吃草。我们稍事休息继续前行,有栈桥,不远处是两条河道的交汇处,清浊分明。这里的林区景致在岭南很普遍,在半荒漠的高原就显得稀罕了。

  回到山庄我睡了个午觉,醒来见静悄悄阒无一人,只有老刘在洗车,一问,才知道他们去了县城买菜和土特产品。晚上在草坪自已动手做饭,十多人围在一起吃喝,还邀请了来自拉萨的一对中年夫妇,他们是藏族人,分别在拉萨两间大酒店当高管,昨天去墨脱半路无奈返回,据他们说,一路上风光的确很好,但有检查站,进入县境不仅要买票还要检查车辆,不合要求则不许进入。进入县境要买票我们还是头一回听说,又不难理解,因为墨脱交通闭塞太久太贫困了,筹集资金改善环境很有必要,或许交的是路桥费,那里经常塌方维护费用太大。因地质制约,墨脱曾经是全国惟一不通公路的县,大塌方、泥石流、雪崩几乎每天都在发生,常有人死在路上,险恶世无其匹。1975年开始修筑从波密到墨脱的“扎墨公路”,全长140公里,由于危象重重,修修停停几十年,这几年才勉强贯通,但依然难保不再有地质灾害发生,底盘低的车辆过不去,就连逃生的机会都没有。我们也曾讨论过要不要进墨脱,小儿子主张进,其他人反对,小儿媳认为,家庭的主要成员都在车上,万一发生意外留在家里的孩子怎办?团队的其他成员也觉得不值得冒这个险。

  在这个没有桃花的桃花源,不见星星不见月亮,只有一堆篝火照亮了深邃的夜空……

(编辑:十三)

顺德城市网首页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上一篇:母亲的脸
下一篇:旧马路的时光 >
网友评论
知识产权声明

顺德城市网(www.shundecity.com)相关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页面设计、编排、软件等)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顺德城市网和/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

除非中国法律另有规定,未经顺德城市网书面许可,对顺德城市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顺德城市网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违反上述声明者,顺德城市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广东顺恒律师事务所 贺麦清律师 电话:0757-22310031,13703017207

顺德健康频道
编辑推荐
热门查看
顺德论坛
顺德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