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的脸



(网络图)


邓记隐


  爬上细坡儿,一眼就望到老家楼顶的红瓦和门前三棵比自己还年长的枣树了。

  已经一年多没有回老家了,中途,想请假回去一趟,去看望已经八十高龄的母亲。母亲和细哥家生活在一起。前些年,细哥和细嫂也外出打工了,母亲曾被大哥接到市里,才住上几天,就老嚷着要回去。因怕塆里人说闲话,拗不过,又勉强多住了三五日,就迫不及待地提着挎包,坐长途客车赶回老家,给细哥和细嫂家独守着空荡荡的新楼房。

  塆与塆之间都铺上了水泥路面。路两旁的灌木长得比人还高,拿儿时,这些灌木早被抢着刈回家,晒干,当柴火烧了。塆后,大片的农田被推土机推平,已经闲置了六七年,据说是要建设新农村。一头黄牛犊与两只小花狗在上面相互挑逗、作弄和嬉戏,又突然,你追我赶,撒腿狂奔起来。

  快进塆时,发现有些鞭炮碎片和钱纸已经被雨水漂白,冲刷在水泥路的两边,心里突然一沉,是谁又走了呢?到了塆口,有些小孩在玩耍,接着碰上一两个年长的,上前抽烟和打招呼。再往前走,可以看到三棵枣树了,一棵大枣,一棵二枣,一棵三枣,这是母亲给三棵枣树取的名字,也是我们兄弟三个的乳名。母亲正端坐在楼前台阶的小矮凳上,独守着门前的三棵枣树。

  三棵枣树结满了枣子,没有小孩再爬上去摘它了。熟透了的,红彤彤的,掉在地上。一只小鸡欢快地跑上前,将刚掉在地上的红枣啄出一个小洞,见到核后,丢在一边,又拍打着翅膀,去啄另一个了。

  母亲用舌尖不断地舔着干裂的嘴唇,嘴里不时地发出“咝咝咝”的响声,她的面部像被桐油打过几次底后,已经变成了古铜色,屏蔽了她的喜怒哀乐;整个面部像尊根雕一样,只剩下眼珠躲在眼眶骨碌碌地转着;干瘪的身躯缩在阔大的旧衣里,像小孩套上了大人的衣服一样。没想到,父亲去世才一年的光景,母亲就一下子衰老了许多,干瘪了许多。在父亲去世前,细哥曾说过,母亲背不驼,耳不聋,眼不花,肯定长命百岁。

  从15岁初中一毕业就离开老家,对老屋的感觉仍然停留在儿时的“一喝九条沟,一吹三重浪”和青菜煮剩饭汤汤水水的记忆里。

  父亲病故前,曾再三地嘱咐大哥和细哥说:

  “要等落气后,才打电话给老细,老细在广东,老细路远,老细……”

  听母亲说,前段日子,塘前的水柱叔走了。虽然说身子已经被火化了,但是礼数还是要按土葬方式下葬的,将骨灰盒放在棺材内,加上生石灰,进财,点清油灯,烧香,守夜,叩头,叫魂……每个步骤都不能少。

  听母亲说,出殡前,东拼西凑,无论如何也凑不齐抬棺材的八仙,只好从邻塆花大价钱请来两位已经上了年纪的大仙,才被体体面面风风光光地抬出门,抬上山的。

  塆里的青壮年一窝蜂地外出挣大钱去了。家家户户起了新楼房,屋前屋后都铺上了水泥路面。许多新楼房的窗户边,已经安装了空调,只可惜都闲置在那里。

  听母亲说,是跛脚组长二娃子亲自跑去镇中,向校长叩头,将塆里读初中的孩子都领回塆里,让他们帮着放鞭炮、扛花圈、丢钱纸……

  母亲说着这些的时候,眼里空洞洞的,透着一股深深地绝望。


(编辑:十三)

顺德城市网首页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上一篇:幽幽竹林住了一个戚戚的阿九
下一篇:没有了 >
网友评论
知识产权声明

顺德城市网(www.shundecity.com)相关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页面设计、编排、软件等)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顺德城市网和/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

除非中国法律另有规定,未经顺德城市网书面许可,对顺德城市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顺德城市网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违反上述声明者,顺德城市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常年法律顾问:广东顺恒律师事务所 贺麦清律师 电话:0757-22310031,13703017207

顺德健康频道
编辑推荐
热门查看
顺德论坛
顺德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