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主页 > 顺德读书时光 > 读书后评 >
精彩专题,一览无穷

热门查看

顺德论坛

顺德博客

读书笔记 | 我们的文明源远流长




一、“轴心时代”的概念


  《轴心时代》,作者是英国宗教学家凯伦.阿姆斯特朗在上世纪80年代写的。但要全面地了解这轴心时代,还要与另外一本书,德国历史哲学家雅斯贝尔斯在40年代写的《论历史的起源与目标》相对照,才能获得全面的印象。


  雅斯贝尔斯最早在这本书提出“轴心时代”的概念。他说,这一世界史的轴心时代似乎是在公元前500年左右,是在公元前800年到公元前200年产生的精神过程。那里是历史最为深刻的转折点,那时出现了我们今天依然与之生活的人们。这个时代,我们可以简称为“轴心时代”。


  雅斯贝尔斯还说,非凡的事件都集中在这一时代发生了,在中国生活着孔子和老子,产生了中国哲学的所有流派;在印度出现了《奥义书》,生活着佛陀,所以哲学的可能性都发生了,其情形与中国别无二致;在伊朗,查拉图斯特拉在传说他那富有挑战性的世界观,即认为这是善与恶的斗争;在巴勒斯坦,从以利亚经由以赛亚及耶利米到以赛亚第二,出现了先知;在希腊则有荷马、哲学家巴尼德、赫拉克利特、柏拉图等。在这短短的几个世纪内,这些名字所勾勒出的一切,几乎同时在中国、印度和西方,这三个相互间并不了解的地方发生了。


  而阿姆斯特朗在《轴心时代》这本书中,直接引用了雅斯贝尔斯的观点,她说,自大约公元前800-200间,在世界四个非同一般的地区,延绵不断抚育着人类文明的伟大传统开始形成了——中国的儒道思想、印度的印度教和佛教、以色列的一神教以及希腊的哲学理性主义。


  但是,雅斯贝尔斯与阿姆斯特朗看到的重点不一样,前者着重理性的诞生,而后者着重同情和怜悯。


  雅斯贝尔斯说,神话时代在其宁静与自然中走向了终结。希腊、印度、中国的哲学家们以及佛陀的重要见解,先知们关于上帝的思想,都是非神话的。一场从理性精神和理性启蒙的经验出发,向神话发起的战斗开始了。


  阿姆斯特朗说,(轴心时代)贤哲们的目的是创造一种完全不同的人格。所有圣贤都颂扬一种同情和怜悯的精神,他们强调人必须摒弃自大、贪欲、暴力和冷酷。几乎所有轴心时代的贤哲都意识到,你不能只对自己的亲友行善,而应当以某种方式将你的关切扩展至整个社会。“己所不欲勿施于人”应成为每一种思想传统的金科玉律。


二、人类文明的发展历程


  雅斯贝尔斯在《论历史的起源和目标》中,阐述了人类文明发展的历史进程。关于欧亚大陆最早的文明起源,他引用了阿尔费雷德.韦伯所猜想的:


  “这一历史的转折是通过印欧的马上民族形成的。他们在公元前3000年末到达欧洲和地中海,公元前2000年末来到中国,公元前1200年左右到达伊朗和印度。历史于是成为两个势力的斗争与融合:本地带有母权和定居的畜牧者与流动的自由的具有觉醒意识的马上民族”。


  这是一个很重要的猜想,对我们了解文明的发展有重要的启发。他说印欧人在公元前2000年末来到中国,但中国历史上似乎没有这个记录。这个问题让我想起黄帝的传说,因为这个时间与黄帝的诞生相吻合。我们说自己是炎黄子孙,黄帝的传说在中国已经是根深蒂固了,但黄帝的身份究竟是谁?这个问题一直有疑问,近代叫疑古派。我们都知道传说中黄帝打了两场战争,一场是与炎帝在阪泉打的,另一场是和蚩尤在涿鹿打的,这两个地方分别在今天山西和河北一带。按照历史传说,黄帝是中原河南地区的部族,他为什么要跑到北边与炎帝和蚩尤打仗?理由不很充分。但如果黄帝真的象有些历史学家所说的属于游牧民族,那么在上述地点打仗就比较合理了,因为这是游牧民族地区和农耕民族地区的分界线。再有黄帝叫轩辕氏,名字都是带车的,可见他与车有着密切的联系,而据历史学家考证,马拉车是从西亚地区传过来的。那么我们的祖先黄帝是否属于游牧民族的身份?这是一个非常重要而且非常有趣的问题。实际上在农业文明之前,所有的部族都是游牧部族,这是历史的事实,所以我们更早的祖先也应该是游牧的部族。


  雅斯贝尔斯把人类文明的历程分为四个时期:


  一是学会使用火、工具和语言的人类远古时期。


  二是古代文化高度发展时期(公元前3000-公元前2000年,发生在中东两河、埃及尼罗河、印度河和中国黄河地区)。


  雅斯贝尔斯把古代高度文明发展的原因归结于几个方面:(1)治水形成的社会组织 。(2)文字的使用。(3)民族意识与思想产生。(4)世界帝国的存在。(5)马的使用。


  我认为雅斯贝尔斯可能忽视了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上述地区的农业发展,因为只有定居农业的存在与发展,才可能孕育出古代高度发展的文明。农业发展才会产生领土意识,才会有守土战争,才会聚合而产生部族联盟和国家。


  关于古代高度发展的文明,我想补充一点是关于“玉”的文化。我们今天广泛地使用“玉”这个词,比如“玉树临风”,比如“如花似玉”,可见上古时期有过一个广泛使用玉的时代,但这个时代在什么时候?“玉”文化的含义和特征又是什么?目前我们还不清楚。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玉”文化时代应该早于青铜时代。


三是轴心时代(公元前800-公元前200)。


  雅斯贝尔斯说,中国人、印度人、伊朗人、犹太人、希腊人,这些民族在延续自己的过去中完成了飞跃,这次飞跃仿佛是第二次重生,通过这次飞跃,奠定了人的精神本质及其真正的人类历史的基础。


四是近代科学技术发展时期(1600-1700)。


三、“轴心时代”的历史意义


  雅斯贝尔斯高度评价了轴心时代的伟大意义。他说,数千年的古代高度文化随着轴心时代的到来而得以普遍终结,轴心时代融化、吸收、淹没了这些文化,既有同一民族也有不同民族,拥有了这一新的内容。这三个世界彼此一经相遇,在它们之间便可能存在一种深刻的相互理解。从轴心时代起,世界史获得了唯一的结构和持续、或者说持续到今天的统一性。


  人类靠当时所产生、所思考的一切生活到今天。在人类每一新的飞跃中,他们都会回忆起轴心时代,并在那里重燃火焰。


  雅斯贝尔斯除了对轴心时代表达了崇敬之情,还表示了作为日耳曼后代在传承轴心时代文明的重大作用。他强调西方是在基督教和古代的基础上建立起来的,这两者首先是以某种形态在古代晚期传递给日耳曼诸民族,然后再反过来一步步地回溯到圣经宗教以及希腊精神的本源当中。


  凯伦.阿姆斯特朗对于轴心时代的意义同样给与高度评价。她说,在这一具有高度创造力的时期,宗教和哲学天才们为人类开创了一种崭新的体验。在人类有文字记载的历史中,轴心时代是在知识、心理、哲学和宗教变革方面最具有创造性的时期之一。


  直至创造现代科学技术的西方大变革之前,没有任何历史阶段可与之相提并论。事实上,我们从未超越轴心时代的洞见。我们需要重温轴心时代的这种精神气质,我们不能再固守一种狭隘或排他的视觉,必须学会将身处遥远国度的人们看得与我们自身同等重要。


四、轴心时代的主要思想


凯伦.阿姆斯特朗总结分析了轴心时代几种主要观点:


1、关于印度哲学


  公元前6世纪数论派人物迦毗罗的观点:人们的自我意识是所有苦恼的根源,它使我们陷入一种错误的自我,与永恒的神我无关。我们过分关注的自我(我想、我要、我怕)只是短暂的,因为它要受时间支配,并最终死去。与此同时,我们真正的自我,即神我,确是永恒、独立和自由的,渴望得到解脱。如果我们想要超越生活中的痛苦和挫折,就必须学会承认自我并非我们真正的本质,一旦我们获得这种拯救的知识,便会在一种深刻的认识过程中获得解脱。


  关于公元前5世纪末的佛教创始人乔达摩.悉达多:乔达摩确信生命就是苦,而欲望是形成痛苦的原因。‘内观’的练习使他更加敏锐地意识到生命的无常和短暂,及其无尽的挫折和失望。传统的瑜伽为其修炼者树立一种不受干扰的自主状态,而乔达摩则在系统地学习向他人敞开全部生命,在对一切造物的同情和慈爱中超越了自我。


  关于涅槃,乔达摩认为人在获得开悟的一刻已经“寂灭”了,“他”已经不复存在。人通过抛开无益的精神状态,就能实现彻底忘我的内心的平静。乔达摩认为人格化神灵的概念局限性太强,他始终否认一个至高神的存在,因为一个拥有权威的、俯瞰众生的神灵可能会成为开悟的另一个桎梏。乔达摩并不相信永恒的“自我”是最高的实在,他甚至否认有一个不变的“自我”,因为每一个有感觉的生命仅仅是一系列暂时而易变的存在状态。乔达摩认为“自我”的概念不仅会导致关于“我”和“我的”这样无知的想法,而且把“自我”放在优先地位会导致妒忌和对竞争对手的憎恨、自负、傲慢、残忍和暴力。


  他认为人们并没有一个需要保护、得意、谄媚或在损害他人利益的情况下得以抬高的“自我”,而一旦象“自我”并不存在一样地去生活,便发现自己更加幸福。超越对于我们的身份、地位和生存状况的仇恨、贪婪和忧虑,这样的生活才是解脱的。


  乔达摩并没有关于世界的创造或上帝存在的理论,他认为接受一种建立在他人权威之上的教条是很无知的,它不会带来开悟,因为它相当于放弃了个人的责任。信仰意味着相信涅槃的存在,并且拥有实现它的决心。    


2、关于中国孔子思想(公元前6世纪末)


  像轴心时代的其他贤哲一样,孔子深切地感到与其所处的时代疏远了。他确信中国当前混乱状态的根本原因在于,人们无视过去相当长时间内支配着各封国施政行为的传统礼仪,多数国君太忙于追逐奢华和实现其自私的野心。昔日的社会在瓦解,而没有新的等同的价值观来代替它。在孔子看来,最好的解决办法就是回归以往的优良传统。

   

3、关于以色列人的宗教哲学


阿姆斯特朗首先引用了以赛亚(公元前740年)预言:


  当熏香的烟充满举行崇拜仪式的圣殿,以赛亚看到了圣殿仪式背后的可怕现实。耶和华坐在高高的宝座上,由他那诸圣众所围绕,他不再仅仅是以色列的圣者,而是全世界的君王。最重要的是,他是神圣的,与人类完全不同而分离的。


她引述以赛亚第二(公元前539年)的观点:


  发生在他所处时代的历史性逆转,将使以色列和外邦人都能知道‘我是耶和华’。耶和华将彻底击败其他神祗,从实质上成为唯一的神。


  阿姆斯特朗评论说,这是《圣经》中第一次对一神论的明确断言,即相信只有一个神的存在。这条教义通常被视为犹太人在轴心时代的伟大胜利,但是以赛亚第二没有象其他许多轴心时代的贤哲那样避免暴力,而是给与暴力以神圣的认可。所以以色列人的宗教思想具有两重性,通过非暴力和自我退避获得了胜利,并把苦难视作救赎,但又期望在征服他人的基础上建立一种新秩序。


  尽管阿姆斯特朗认为以色列人还是重视同情和怜悯,并影响了以后的拉比犹太教、基督教和伊斯兰教,但以色列人宗教哲学的双重性对后世的宗教发展产生很大影响,他们一方面主张用屈从上帝、同情怜悯他人来关注每个人的精神;另一方面又主张发动圣战进行暴力征服。后来发生的漫长的宗教战争,从中世纪后期的十字军战争到现在的基督教-伊斯兰教宗教战争,都起源于这种宗教思想的双重性。      


4、关于希腊的哲学观点


阿姆斯特朗列举了几位有代表性的思想家的观点:


  赫拉克利特(公元前540年-):事物的本性实际上总与它表现的样子相反。宇宙在动荡之下存在着统一:变动与稳定似乎是对立的,但却是同一的。


  德谟克里特(公元前466年-):物质是由原子组成的。原子是单质的、不能分割的、不可毁灭的,他们聚合时产生物质,分散时物体就会瓦解,但原子会继续创造出新的物质。


  苏格拉底(?—公元前399年):苏格拉底创造了辩证法,其目的是揭示错误的信念并引导真理。通过提出问题并分析答案的含义,就能发现每一种观点的内在缺陷和矛盾。


  柏拉图(公元前429--):物质世界中的每一种事物都拥有一个永恒不变的理念。这种普遍概念并不是我们为了自己的方便而提出了的,它因其自身而存在。因此,理念王国是首要的,而我们所处的物质世界是次要的和派生的。


  真理不是从外界输入人的头脑中,而必须是当一个男人或女人享有与理念相关的知识时,从出生前的存在状态“回忆”起来的。


  亚里士多德(约公元前384-公元前322年):亚里士多德并没有在无形的世界中,而是在变化的物质中寻求意义。对他来说,一种“理念”并非超越人们意识领域的永恒实体,它是存在于每一种物质之中的固有结构。


  每个人或物质都拥有一种潜能,驱使它成长为它的理念。“思辩”就是为了自身的缘故而对真理的追求。 最后,阿姆斯特朗对人类文明发展有两个建议:(1)学会自我批评。(2)克服好战主义。


五、对轴心时代的思考


1、为什么会有轴心时代


  (1)国家的分裂与动荡。轴心时代处在国家战乱和分裂动荡时期,人民看不清社会发展的方向和目标,所以激发了许多新鲜的具有创造性的思想,试图解释或解决问题。当时的中国处在春秋战国时期,春秋五霸、战国七雄,天下大乱长达500年,社会从分封制走向集权制的过渡,面临许多新的难题需要思考解决。印度也处在部族战乱走向孔雀王朝之际,政治秩序混乱,思想繁杂纷纭,社会动荡在寻找出路。以色列人则在亚述帝国与波斯帝国统治之间,无望地挣扎流浪,只有希冀上天的神搭救苦难的族人。希腊人正处在城邦国家之间的不断纷争,雅典与波斯帝国冲突,又与斯巴达冲突,不同地域、不同流派的哲人提出各种不同的见解,最后被亚历山大帝国一统天下。


  (2)知识分子群体的交流和传承。处于轴心时期的各国,都有数量庞大的知识分子,而且门派林立,各持己见,百家争鸣,影响广泛,这些群体之间激烈的思想论辩和势力竞争,必然刺激彼此的观点和看法,并且想方设法影响社会和统治者,这些学派和门派也积极发展教育和传播事业,使本派观点尽量得以流传,所以轴心时代的知识群体是产生思想巨匠的重要因素。


  (3)古代文明的厚积与转型。轴心时代的繁荣文化几乎都诞生在上古时代的文明基础上,这些文明区域随着社会的转型,由部落联盟逐步向集权型国家过渡,古老的制度和礼仪逐步崩溃,人神合一的信仰瓦解,新的思想便破土而出。


2、轴心时代的核心价值


  从轴心时代开始,人不再把神当成人,人的主体地位和理性思考逐步觉醒,人们开始从人的思想内心和物质内部寻找解决问题之道。中国从伦理、印度从心理、以色列从天理、希腊人从物理,各自寻找对世界的理解和解决问题的办法,这种寻找和思考造就了“人的存在”的时代来临,因而具有永恒的价值。


3、轴心时代与后世的继承和突破


  中国的孔子和儒家思想逐步占据了中国文化发展的主流地位,其浓厚的复古主义思想传统一直笼罩着中国的文化基调,特别是儒家的正统学说成为后世科举取士的典籍,从而扼杀了其思想文化的创新进步,文化成果变成不可更改的僵化学说,导致中国文化思想一直难以突破,直到近代西方的入侵。


  印度的佛教盛行数百年,在传播到东亚地区后却销声匿迹了,传统而强大的印度教恢复盛行,与种姓制度一起继续主宰着印度人的思想和认知,直到英国人近代入侵和二战后的独立运动,才触动其顽固的思想方式。


  以色列犹太教分裂成众多的教派,其中拉比犹太教后来影响了基督教的诞生,并通过成为罗马帝国的国教而在欧洲盛行至今。7世纪兴起的伊斯兰教明显受到犹太-基督教的影响,许多教义相互雷同。基督教在文艺复兴运动时与科学文化相融合,而伊斯兰教在教派分裂和蒙古人的打击下分崩离析,越来越追求所谓的原教旨主义,与科学发展背道而驰,到近代亦备受西方势力的打压。


  希腊的理性思辩文化在罗马帝国覆灭后,经过漫长的中世纪磨难和阿拉伯人的回馈,诞生了文艺复兴运动,并与基督教势力奇妙地融合,推动了近代科技革命的产生。后来科学与基督教最后分道扬镳,西方的科学文明成为世界现代文明的主流,这是不可否认的。我们人类的现代化发展,很大程度上得益于西方现代文明的伟大成就,尽管西方在近代以来给许多非西方国家带来深重的灾难。从人类文明发展的长河来看,希腊文明是轴心时代跨向现代文明的唯一突破。


4、轴心时代的启示


  回首轴心时代,许多伟大的思想具有永恒的价值,值得我们牢记和传承:诸如“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中国)、“苦难即救赎”(以色列)、“若无我,则解脱”(印度)、“世界是物质的,是对立统一的”(希腊)等等。


  今天的人类文明发展到了一个十分重要的关口,东方中国文明的再度崛起,与西方文明的历史成就交相辉映。人类是用和平的手段融合相互的文明成就继续发展,还是通过战争的毁灭在废墟上重头再来,两种选择考验着人类的智慧。我们要在轴心时代的思想成果中吸取告诫,以共有、共荣、共享的理念推动人类进步,促进人类文明走向更美好的未来。(2020年10月11日 楚仪)


顺德城市网首页
分享到: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上一篇:愿做池中一朵莲
下一篇:人生总有来路与归途——读《孤儿列车》有感 >
知识产权声明

顺德城市网(www.shundecity.com)相关内容(包括但不限于文字、图片、音频、视频资料及页面设计、编排、软件等)的版权和/或其他相关知识产权,均受中国法律和/或相关国际公约中有关著作权、商标权、专利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法律的保护,属顺德城市网和/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拥有。

除非中国法律另有规定,未经顺德城市网书面许可,对顺德城市网拥有版权和/或其他知识产权的任何内容,任何人不得复制或在非顺德城市网所属服务器上做镜像或以其他任何方式进行使用(包括但不限于出版、发行、播放、转载、复制、重制、改动、散布、表演、展示)。

违反上述声明者,顺德城市网将依法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顺德城市网法律顾问:广东力创律师事务所 沈密律师

顺德城市网法律顾问:广东力创律师事务所 沈密律师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ICP证):粤ICP备13003604号

粤公网安备 44060602000011号

技术支持:广东顺德容大网络科技有限公司 |